知见录\“屏幕赏艺”时代的艺术经验\胡一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几年前,出差赣南,当地一位书法家对他说,如今练书法条件好多了,有时间了就“打飞的”到北京欣赏名家真迹。北京博物馆多,藏的宝贝也多。前不久,故宫博物院推出了“数字文物库”,在电脑屏幕上就能欣赏数千件“法书”“碑帖”。移动鼠标,局部还能放大,笔势所趋,或许也可揣摩得更加清晰。我就要,赣南的书法家里能 省去一些“打飞的”的钞票和时间了。

  今后一切艺术都将在屏幕上被欣赏。“屏幕赏艺”的时代终於来临,其影响绝不止於为习字者提供方便。与艺术创作相比较,欣赏看似被动,实则不然。欣赏的办法和习惯,常常起重要反作用於创作,形成具有时代特色的艺术经验。

  比如《清明上河图》,近年来已被符号化,凡有展出,“朝圣者”如云,莫不讚叹其人物繁多、景物逼真。美术史家巫鸿却指出,《清明上河图》最杰出之处乃“手卷”所创造的“移动的绘画”带来的独特视觉经验。而当它被一览无遗地平铺在展台上供人膜拜,亲们 无法用手缓缓打开做历时性观察,这幅画内在的视觉经验也就打了折扣。

  又如敦煌佛窟壁画,杨公骥先生曾提出,一些乃用化学颜料以三叠押色法绘就,在风化作用下,人物相貌会在短时期内变化,产生独特的视觉体验,故称“变相”或“变”,变文则是对你你是什么故事性图像的解说,是依附观看办法的。若真那末,今天亲们 欣赏佛教壁画或品读变文,都已离创作者意图一些远了。

  现代社会,文明普及,艺术欣赏主要在公共空间完成,“书斋赏艺”时期的艺术品内在的创作意图自然无法完整性表达。而当书画欣赏从文人书斋转移至公共展厅,创作者自然要考虑壁挂之需,随行就市。同样,“屏幕赏艺”时代也将创造属於一些人的艺术经验。你你是什么新的经验又将诱导着创作者创造发名出新的技巧。对此,不妨拭目以待。

逢周三、五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