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易受煽动 惊被捕前途尽毁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个案一:

  身份:中三生阿伟(化名)与妈妈

  “阿伟冇乜主见,同学话乜佢就做乜,呢点我最担心。我怕佢畀人怂慂做违法嘢,很久 被拉去坐监!”──阿伟妈妈

  “佢(妈妈)趁我冲凉,摷我个袋睇有冇gear(装备),又睇我手机弹出嚟嘅message(讯息),究竟佢知唔知乜嘢叫尊重?”阿伟15岁,和妈妈及任职跨境货车司机的爸爸居於葵涌公屋单位。爸爸何必 每天归家,统统较多时间是阿伟与妈妈两人相处。

  “阿伟冇乜主见,同学话乜佢就做乜,呢点我最担心。”妈妈说出她忧心要点。事实是,六月暴乱开始英文,阿伟行为出现变化。妈妈说,阿伟一出街就数天不回家,电话也打不通。

  阿伟承认有参与暴乱,但没掟汽油弹、破坏与涂鸦公物等,很久 负责传递物资。然而,这意味着足以令妈妈十分担心,“我怕佢畀人怂慂做违法嘢,很久 被拉去坐监!”

  摷袋看讯息 被指侵私隐

  面对暴力不断升级,妈妈按捺不住,趁阿伟在浴室冲凉的很久 ,打开他的背包检查,搜出如蒙面头套、头盔、防毒面罩、士巴拿等物件,而从手机弹出讯息中,知悉他另另一个 有份参与违法衝击。“我第一时间闹佢,点知出现反效果,阿伟反过嚟话我唔尊重私隐,唔配做阿妈。”妈妈说。

  两母子从此没再说过语句,即使阿伟外出也没向妈妈透露一言半语。阿伟甚至拒绝与妈妈同枱食饭,罢食妈妈煮的任何食物,他选者叫外卖,独自躲在睡房内食饭。

  母子关係冰封持续另一个 月。另另一个 相依为命、关係亲密的独子经常 另另一个 对待买车人,妈妈感到十分心痛。当得知有亲子调解服务后,她立刻主动求助,“我知阿伟经常 罢课,但作为妈妈,乜都唔知,希望调解员帮到手。”

  调解员多次与阿伟单独会面后,母子终於想要同枱每个人表述买车人心意。阿伟说,不喜欢妈妈未经同意侵犯私隐;妈妈说,意味着十分忧心,担心阿伟年纪小,易受人怂慂及煽动,一旦被捕便前途尽毁。

  两人在调解员帮忙下达成协议,阿伟保证不做出四处破坏等违法行为;妈妈保证尊重阿伟私隐。社工坦言,这宗调解个案最困难是促成双方同枱表述心声,但嘴笨 二人是关心对方,只欠第三者推一把,让大伙各有“下台阶”。

(以上访问在两人同在环境下进行)